新四军军史上常见一战:情况异样复杂,却发现

发布时间: 2019-03-03

抗日战役期间,新四军一支刚改编实现的部队在进入一个新的地区,打了一场无比漂亮的胜仗。这一仗最了不起的地方在于,新四军共歼敌127人,却仅有1人负伤,不任何人捐躯。127:1,发现了新四军一个新纪录。在一场战斗中敌多双方伤亡人数如此迥异,这在新四军军史乃至全体抗战史上都在非常常见的。

1942年4月中旬,新四军第七师副师长傅秋涛向二十一旅旅长马长炎下达一个命令,派他去安徽含山、和县一带组建新四军含跟独破团,逐步实现与新四军第二师打通,并向巢北地域拓展根据地。

针对这种情形,马长炎判断了对敌斗争准则:对顽军采用功势,对日伪军采取攻势,对刀会、三番等主要是宣传教诲,争夺他们参加抗日奋斗。

为了避免过早袒露实力,马长炎依照师首长的领导,安排部队以“赵营长军队”的名义运动。赵营长,全名赵鹏程,原是三番子喽罗,后成了特殊党-员。上级通过他发展部队,理解敌情、购买枪支弹药等。

当时,含和地区局势盘根错节。新四军在这里的发展,引起了日伪和执拗派的注意,他们敏捷增加兵力,到处修碉堡,安据点。乌江、含山等地的日寇据点,驻有多少百人。铜城闸、姥桥等地是伪军绥靖军警卫第一师的据点,共1000多人。螺丝滩、百旺市等地是伪军“反共自卫团”的势力范围。古河、孙桥等地由桂顽李本一部盘踞,赤镇、大马厂等地是土顽二支队柏承均驻地,他们布下特务,操纵刀会、三番,与敌伪勾结。白天为军,入夜为匪,百般欺侮鱼肉公民,打击进步力量。

5月初,马长炎穿过重重关闭线,将活动在含和一带的部队改编为含和独立团,下辖一、三、五、七共4个连,300多人统一举措。

师政委曾希圣也向马长炎强调指出:“含和地区的情况异样复杂,不仅有敌伪和顽军,还有土匪、刀会、三番子,他们在那里有相当的社会基础。所以你们要特别留神政策和策略,要很好地把持利用‘争取多数,孤立少数,运用抵牾,各个击破’的策略准则。”并对争取民众、发展统战工作、扩大武装、建立政权等工作,做了详尽而清楚的教唆。

马长炎命闻杰带五连向仙踪、昭关、夏阁一带活动,命顾鸿带七连向范桥、望江集一带活动,命刘云带一连在清淋区活动,他跟赵鹏程带三连在圩区、功剩桥、兰花桥一带暗藏活动。这样可能分散敌人留心力,收暗渡陈仓之效,迅速打开含和地区的抗日局面。

在敌我力量迥异的情况下,新四军活动的范围被限度在以小巷山、大小家司为中心的清淋区小块区域。因此,独破团当时的处境十分艰难。